炉万喜

懒癌患者妄想写文
然后掉粉掉成智障

[丕司马/车]相触

给 @十流觞伤 的

皇子丕x将军司马因为...想弥补他们君臣间的遗憾吧,所以我开了车(???

对对对他们真反了,还反成功了



腾讯文档挺好使的诶

【雷安/PWP】魔方

r18

雷总拐带老实人√

安哥搞不清状况√

骚话满分√

文字游戏√

这个才是真链接,嘻嘻
https://m.weibo.cn/6010855331/4246800132935209

https://shimo.im/docs/R60x976PiqEONEiJ/

【雷安】游子

送给我远在国外的朋友 @BaBahu 以及所有准备欢度元旦的人

bgm:love yourself

没有雷狮出场的雷安




------- 

  元旦快到了。

  我在阳台上撑着下巴往下看,树枝在摇晃,穿着红衣的小孩尖叫着跑来跑去,刮出几阵凉风。日光照耀,对面凹凸奶茶店的LED灯牌还在神经质地闪来闪去。

  当然这些都不是我关心的,老城区的一切都不过是昨天的老调重弹。但是,不包括楼下街角的那个青年---穿着白色的衬衫,眨着靛色的眼睛,拉着马头琴。

  小区里的住户都说他是个奇怪的人,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,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。像个卖艺者,拉得一手好琴,会对每个人笑着说谢谢,会把所有得来的硬币送给附近的乞丐。

  他该是个游子,只是没那么落魄。有点风仙道骨,嘴边常常挂着骑士道。

  这是我搬到这来的第四年,听他的琴音听了四天,在每一次元旦,想着那声音很像故乡雪夜里摇摆的篝火。

  他该是个有趣的人。我猜测,漫不经心地看着他发呆,结果惊讶地察觉他似乎也正看着我,然后他慢慢扬起一个笑容,抖着弦拉出一个滑稽喜庆的音符,对着我做了几个口型。

  元旦快乐,朋友。

  ......那可真是该死地吸引人。

  我懊恼地抓抓脸,自觉着挺丢人。于是鬼使神差地蹬蹬蹬跑下楼去跑到他面前去,然后面对明显憋着笑的他一瞬间很无措。我很尴尬地看着他,突然觉得平时领导教训的真对,我似乎还真是个傻子。

  说不定那个“似乎”还得去掉呢。

“所以,您有什么事吗?”他深呼吸了几下,勉强平复了一下笑意。

  我挠挠鼻子,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说什么,最后憋出一句:“呃...您...也祝您元旦快乐?”

  他一听这话马上就再次笑出了声,臊得我几乎要拔腿就跑,但他摆着手让我别那么急着走,:“真的不是嘲笑你,很抱歉...我只是好久没有见到这么可爱的人了,哈,尤其是你这个年纪的。”

  我抱着手臂看他,这会轮到他有点不好意思了,:“那什么...都下来了,不聊会儿?”

  我点点头。

“那好啊。”他弯弯眼睛:“正好已经好久没人陪我聊天了,我可以拉一首曲子送你。在下安迷修。”

“哦!最后的骑士。我好像听谁说过。”我恍然,“我叫雷星。”

  安迷修听到我的名字似乎有点惊讶,又有点了然。他的眼神偏了偏,笑着问我:“你在这呆了多久了啊?”

“四年。”

“哦!”他掰掰手指,“我比你早来差不多十年呢。”

“你住这吗?”我问,有点好奇,我记得十年前,我家似乎发生了一件大事,只是我又想不起来了。

“啊,我不住这。我只是每年元旦会来这拉几首曲子。你知道的,上了年纪的人总有些地方是很怀念的。”

  他看着我,表情有点难过。

“既然很怀念,那为什么不住这?而且,你看上去也没那么老啊?”

“不,那不一样的。”安迷修摇摇头,只是看着我。

  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焦躁,事情仿佛本来不该是这样又或者就该是这样,:“你在怀念谁吗?”

“不。”这下他很肯定地否决我了,:“在下只是一名被很多人忘记了的游子。”

“那为什么......?”

“很久了。”他打断我,:“该结束了。按约定,我送你一首曲子。”

  什么结束了?你只是指这场谈话吗?我在心底喊,想说些什么,但那双骨节分明的手却已经开始奏乐。

  于是声音响起,弹出的是灯笼串不起的悲凉,像品着一杯茗茶,尝到密密匝匝的苦。接着即为高音震颤,抖动着如明月的暗面,是送行的诗篇,像过客的眼睛,藏着不为人知的依恋。只是最后一切都将归为平静,蜿蜒着像故土上流淌的河,映着碧天上的几朵忧伤。

  安迷修结束了他的演奏,我发现他的眼睛里似乎印着摇摆的熟悉的火焰。

“很好听。”我由衷地说

“谢谢。”他给他的弦上着松香。

“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?”

“没有。”他再次深深地,深深地看了我一眼,那眼神,像在透过我怀念某个人。

“好吧。”我妥协着说,:“谢谢你的演奏。很高兴和你聊天。我先回去了。祝你元旦快乐。”

“好的,再见。”安迷修收敛了情绪,笑着说:“也祝你元旦快乐。”

  我转身按原路返回,走到一半忽然想起什么,于是回头朝他喊:“安迷修!那首曲子叫什么!”

“《游子》”我看到他挥挥手,朝我做了一个口型。

  而当我回到楼上再往下看时,他已经不在了。

fin.



【雷安】湖的深处

   意识流
  啊,雷安真好(烟

湖的深处掀不起波澜,那边是黑暗。

   像安迷修的眼睛,幽幽的绿瞳里晃不出影子。天地日月飞禽猛兽在视网膜上还只是杂乱无章的混沌一片。

  
    似乎是盘古开天地时的一个意外。湖绿色的眼睛翻不出情绪,里边弥漫着泛了白光的漫漫长夜。

  
   大赛第五他看不见,但安迷修又看得见——

  
    比如烈斩划出过的音爆,羽蛇刮出过的风啸,大罗神通玩过的撑杆跳

  
    矢量可以比出金色的心心,星月刃喜欢在夜晚散出银粉色的光晕,帕洛斯的影子其实渴望光明。

  
   "您好,美丽的小姐。"骑士微微躬身,看见眼前的天使羽翼闪着恶魔的光。

  
   他抬起手,毫不犹豫地斩了下去。一黄一蓝的亮色在空白里闪过,把羽毛撕扯得支离破碎,然后又渐渐归于平静。

  
   安迷修看不见武器的主人,却看得见武器甚至它们被赋予的意义。他据此来判断对方,从而践行自己崇尚的骑士道。

 
  这让他看上去人畜无害,但又公正地令人恐惧。他们都说他心有明镜,却不知道那仅有的一点点光亮都埋葬在一潭死水里。

  
   但是,好吧。安迷修眨眨眼,想看清什么,但刚刚仿佛只是一个意外,他还是什么都看不见。

  
   还是一片空白。

   怎么就没人说出真话呢?安迷修很困惑地想,不论是谁的武器都像蒙着一层灰,有的深有的淡,包裹着晶莹剔透的希望与爱恋,却不愿与他人言说。

   真奇怪。安迷修把双剑收起来,伸了个懒腰,怎么就没点例外……???!

   一瞬间滚滚惊雷爆裂而至,灼热的温度把大片大片的白染成浓紫,火花噼里啪啦燃烧着焦躁,是让他很猝不及防,但是很纯粹很真切的坦率。

   "哟,这不是双剑安迷修吗?"

   ……行吧,还是有例外的。

   安迷修下意识地举起双剑抵挡,却感到武器被轻轻架开了。

   温度袭面而来。

   一阵湿润烙在眼睑上,湖底波光微转。

   是一个吻……吗?

   别天真了。

   安迷修他其实看得见

————是星辰大海。









雷狮带着热切而来,而我希望你们带着热度而来
求求你们了求求你们了求求你们了求求你们了

【雷安】占有欲

 

 

光有点暗了

他漫不经心的想

粗糙的舌头舐着脖颈

占有欲极强的大猫一遍又一遍确定着领地

牙齿卡在颈脉上,皮肤微凹

过分了啊

圆耳朵被粗鲁地揉了揉

嗷呜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【雷安车r18】发烧

很好lof吞了我的文
所以我来补档
怕了怕了
https://m.weibo.cn/p/1005056350094139#_rnd1503743093971
手机党走评论
预告的话请去日我的主页

【雷安/车/r18】发烧

明天军训虽然有台风但我依然守信地把车给开了

虽然这之间没什么关系但还是要说

快夸我!

一辆拖拉机别嫌弃

委屈巴巴
完全没有想到它居然有解禁的一天
我的荣幸x
(可是我都已经发了补档了我好难过x)

预告走这

http://luziwang.lofter.com/post/1ef6946a_10d6ec91

正文走这

http://weibo.com/6350094139/profile?is_all=1#_rnd1503743093971

手机党走评论

建议预告正文连在一起看

不行我不能再逃避开车了

我到底为什么要作死开车?

【雷安】一辆车的预告abo
*避雷
*师生pa
*雷a安o
*ooc是何等可爱的生物
*这里是安哥发烧露出较为弱势的一面
*视热度决定开不开车,本篇没有车

第一次被吞了
怕了怕了
 ₍₍ ง⍢⃝ว ⁾⁾  ( ͡° ͜ʖ ͡°)✧放飞自我

【福华】甜饼大概

啊呀第一发就这样献给了他们
应该ooc了吧,预警一下(๑❛ꆚ❛๑)

   “Sherlock Holmes! You know that I am dating!”John很是气急败坏又怒气冲冲地揉了一把Sherlock的卷毛,吼道。
   WTF!这都多少次了?永远会中断的约会,每一任女友意味深长的嘲讽都让John恨得牙痒痒。真是,约个会容易吗?啊?
   John还在胡思乱想,陷在座椅里的Sherlock轻轻唤了他一声:
    “John.”
    John抬眼看他,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。
    不该看他的眼睛。John在心底暗暗懊恼。那双眼睛太过澄澈,所有的情感毫无保留地对自己呈现,点点亮光缀在深蓝色的海洋里,染着笑意,倒映出一个人的影子。
    John知道,那是他。
    “John.”Sherlock又唤了一声,脸埋在围巾里,瞅着他。
    “What?”John皱起眉,应了一句,心里止不住软了。
    “I love you John.”
    "Well…so do I."

一个由亚克力萌发的梗,但真的甜到我了嗷嗷嗷
Sherlock和John的结合版大概是这样:
(ㆀ˘・з・˘)ωҺat?